当前位置:kindspring.com财经女孩小馨(5)
女孩小馨(5)
2022-11-24

她看起来,有着一个自生自灭的小东西的机敏和凄惶。虽然生于一个膏腻丰盛的家,父亲是本城第一财大气粗的,然而他在这个家里真正疼的只有弟弟,至于秦思雨和一对双胞胎姐姐,他持有的认为是:若非等著弟弟姗姗迟来,这三个自他那个好打麻将好涂脂抹粉的老婆的模子里一一刻印出来的,吵死人了的丫头片子,绝无来到世上的机遇。他每每将此罪状归咎于老婆,难免不恨得恶形恶状,咬牙又切齿的。秦思雨的父亲每天都有大量的饭局需要赶赴,他驾摩托车穿行在小城里的派头,不像一个官运亨通的局长,也不像四个孩子的父亲,而是一幅派头十足,玩兴未矣的样子。每到吃饭的钟点,他便风摩电驰而来,嘟嘟地在楼下按著喇叭,那个脑袋后留一条辫子的少爷便乐颠颠的扑下来,爬上他的怀里。秦思雨的母亲呢,香气扑鼻地坐在牌桌子上,快乐地等著丈夫儿子来接她一起去赴饭局。她的寻常打扮是大花紧身上衣,超短皮裙,颈项、耳际、手腕上,皆挂了镶翠玉的金首饰,足蹬著恨天高的高跟长靴,同她丈夫一样,她也是有派头的、洋气的。家里这三个天不管地不收的女孩呢,她们是怎样毫无修理的长大,几乎无人知道。只是眼见得一天比一天壮实,一天比一天刁滑,她们的懒法,简直是天下无双的。如果放学回家母亲没做饭,那么她们中任何一个断乎没有做饭的念头,她们总是玩到饿不过的程度,就做仅仅够自己一个人吃的饭。三个人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各做各的,下面,炒饭,煮汤,发明的什么花样都有,每个人都气势豪迈地往锅里打鸡蛋。而且,为了一点姜末、一撮葱花,一勺老二从坛里舀出却被老大放进自己锅里的猪油,随时地尖叫、厮打、对骂,手里握著锅铲,脸上挂着被抓伤的印痕。吃饭的时候呢,也不会闲着,嘴里一边顾著嚼,一边轻描淡写地对骂。吃过了饭的碗,便泡在水池里,谁都懒得再伸一根手指头沾沾水。做母亲的回来,一进厨房,尖叫一声,抓过来,揪住一个就打,她穿着高跟鞋,楼上楼下抓捕她的三个女儿,如履平地。秦思雨是家里挨打最多的一个,那一对双胞胎,自生来世上,便彼此须臾不可分离,极具心灵默契的,说得到一起玩得到一起,她一插进去,三个人就会吵架,那两个总联合起来对付她。

弟弟呢,最热衷的就是打架,无比期待着有人和他过招,他势单力薄,不大惹那一对双胞胎姐姐,热衷纠缠的,便是秦思雨了。他总是晃着拳头,像要糖吃一样地哀求道:“我们来打一架吧,来打一架吧。打嘛打嘛。”可是,真等到过招的时刻,要是秦思雨敢稍稍上心,他就会受伤严重地躺在地板上,声嘶力竭的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天干嚎,说秦思雨打断了他的胳膊,眼睛好像也看不见了,肯定也被打瞎了。全家都出来为他评理,等到秦思雨被打哭了,弟弟就笑嘻嘻好端端地站起来。所以,这个小女孩,她其实是最孤独的,这样的孤独是以最喧哗表现出来的,那就是:一凑到两个姐姐身边,一会儿就开始哭,和弟弟玩,一会儿也开始哭,爸爸妈妈见了她,结果还是她哭。在学校里因为好讲小话、惹是生非,被老师训,她也时常伤心地哭。她唯一不哭的去处,便是在小馨的家里。

她的一双筷子飞快地拨拉着红酽酽的泡火葱头,一个一个地夹到嘴巴里,响亮地嚼著,辣得满面通红,眼睛亮晶晶的。她夹了一个火葱,放进小馨的碗里,双手扇著嘴里的辣气,鼓励道:“小馨,你吃一个,真的不骗你,真的很好吃。”小馨是最怕辣的,但她从来很怕扫人兴头,便给面子的,张嘴巴轻轻咬了一口,立马张大著嘴,哈着气,对着桌子愣著,辣得都忘了拿手扇扇风,眼睛里瞬间跑满了水汪汪的泪水,爸爸妈妈和秦思雨都笑了起来,小馨端起茶杯,拚命地喝水,秦思雨凑在杯子前看她,两个孩子隔着玻璃看着彼此夸张变形的大眼睛,咯咯咯地笑起来。

爸爸的目光温情地看着这两个孩子,他望着两个孩子黑黑的眸子,小辫子,有些出神地,说:“你们都长这样大了。好像昨天,你们还去幼稚园呢。儿童节的时候,穿花裙子,在街上打腰鼓的样子,人和一只腰鼓竖起来一样高。”

小馨和她的朋友对着眼睛,又嘻嘻哈哈地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她们都喜欢听爸爸这样子说话,好像她们稚嫩的人生,也有了“遥想当日”的迢迢往事了。她们的友谊,比她们可记忆到的情景,要漫长得多呢。

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